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da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动态>>业内资讯

业内资讯

出版圈“前浪”VS“后浪”的真实职场生态

时间:2020-5-22 16:27:39点击量:30次

源自: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记者 孙 珏  2020年5月19日

  即将在2020年夏天毕业——这可能不是特别幸运。有数据显示,2020年,企业对应届生的招聘需求规模同比下降22%,“毕业即失业”不再是往年的自嘲与玩笑,而成了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对出版行业而言,处境也较为尴尬:一方面疫情导致产业链条全面复苏还有待时日,一方面线上线下的融合发展又迫使出版机构加速转型脚步。这其间,新岗位需求骤增,譬如新运营人才、多媒介内容研发人才、音视频制作人才、直播段视频出镜达人等,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缺口。“后浪”们对这个行业的看法到底如何呢?作为出版机构的相关负责人,如何激活新世代年轻人的创造力,达到企业与员工成长的同频?此次,中国出版传媒商报子刊——中国编客调查了多家出版机构的“前浪”部门主管、入职不久的“后浪”们,从需求和供给端两个维度解构,出版圈职人们“相爱相杀”的生存现场。多所高校的编辑出版相关专业毕业生的就业情况、导师谈,也在此次的调查范围中。我们想呈现的并非仅仅是单纯的故事,而是故事背后已经被新潮流改变的行业规则。

  这波95后生活在一个物质富足,而精神世界又相对自由的社会环境,他们对于自我的价值、自己未来的生活、社会发展和职业发展都有着不同的理解和追求。优越舒适的生活环境,让95后不再追求破釜沉舟的大事业、大成功,更多迷恋于生活中的细微体验和追求。95后在生活中,可能会觉得大目标非常难实现,所以他们会追求更细微的目标。

  “后浪”如是说:不爱大道理 更爱小确幸

  社畜“后浪”

  96年生人冰怡,目前供职于国内某上市书企。对于B站的《后浪》,她感觉,“有点肉麻”。非要定义的话,她宁可称自己是“后浪”中的后进生,“并不想拨弄时代的潮头,并且怀疑有很多小浪花和我一样有这种想法”。进入这个行业,仅仅是因为“喜欢ope体育app下载并且相信它的价值”——尽管自己的空余时间很大一部分贡献给了王者荣耀、综艺或是电影。冰怡不太相信有朝一日出版行业会消失。“一个人一生中总会有些时刻愿意拿起一本书,如果有这样的时刻,那我的工作和这个行业的存在,就有意义。”

  92年的黑兔子进入出版行业6年。她自诩已经不是“后浪”,顶多算“中浪”。在B站《后浪》视频刷屏的那天,她发了一条朋友圈:“其实哪分什么前浪后浪,大家都只是小水滴,最终要汇入快乐的海洋。”这显然不是羞涩的职场新人的措辞。在她看来,B站网友自发创作的《前浪》《非浪》《献给爷一代的演讲》才代表真正B站精神——解构权威、娱乐化、别端着。

  “视频里的‘后浪’,感觉更像是富二代,日常的‘后浪’可是社畜、肥宅、住小胡同、城中村、挤地铁的主儿。”火丁丁是朋友带入行的,“稀里糊涂进来,结果还真爱上了这个行业”。跟火丁丁的误打误撞不同,一路读着文科进入出版社当编辑的“心在君山”感觉“特别对路”。对于这个行业的收益,他的评价务实:“奉劝期望特别高的人别入这行(这也不是说这行收入就特别特别低)。”当然,他并不否认“很多事情都取决于自己,只要够努力、够优秀,是金子早晚会发光,编辑做得好,收入也不会太差”。

  对于应届生李马多纳来说,她显然还在适应出版这个“小众”行业。入职电子工业出版社后,不少前辈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她:“你觉得纸质书是刚需吗,纸质书会消亡吗?”李马多纳虽然并不肯定“刚需”的说法,但她潜意识里觉得,光靠虚拟的数据肯定不行,真实的体验还是需要的,包括她自己。尽管有不少人吐槽B站的视频,但她还是觉得,自己小时候确实能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规划未来,按照自己的想法自由生长,有很多资源为梦想买单。“我是幸运的那波后浪。”李马多纳对此并不讳言。

  “钱够花”是记者在调查薪酬时出现的高频词。大多数新人的开销用在租房和饮食上。年轻人的休闲状态有点类似:周末和朋友们吃吃喝喝出去玩。不考虑买房买车购置大件的情况下,钱是够花的,偶尔“还能搞点小理财或者给妈妈发个红包”。

  缓慢加速的日常

  移动互联网改变了所有人的生活,但依然没有颠覆出版这个古老的行业。更为吊诡的是,恰恰是这种缓慢状态,吸引了一批职场新人——他们希望工作足够自由,只要工作内容足够有趣、有价值。

  在高速运转的当下,刚刚涉出版圈的年轻人显然不是最忙碌的那波儿。“如果说在上海广告公司过得是1倍速的节奏,拿的是1倍的薪资;那目前在二线城市出版行业的我,过得就是0.5倍速的节奏,拿得是0.5倍的薪资。”黑兔子也承认:“这个行业钱不多,节奏相对较慢。但至少不用24小时待命伺候客户,不用生产自己都嫌弃的快餐信息垃圾,现在创作的每个作品,都拿得出手。”

  由于是做原创童书,黑兔子的工作节奏并不紧张。“每天大家会在工作群里讨论一天的工作计划,比如策划编辑一天要完成多少策划量,美术编辑要审核反馈多少画稿,营销编辑出多少营销物料、联系多少渠道。”由于是创业公司,公司的人不多,黑兔子的直接领导是“70后”。在她看来,明明是该安安稳稳当领导的年纪,偏偏选择出来拿风投、创业。如果把后浪定义为“有冒险、反叛、创新精神的人,永远的时代弄潮儿”,黑兔子倒觉得她的老板才是“后浪”。也许正是被这种魅力吸引,她才会待下去,想让“小而美的出版品牌慢慢积累出口碑和声量”。

  上午7:15到达单位的“心在君山”,依然有大把时间看自己喜欢的书(最近在读《南非的启示》)。做完前一天未完成的选题汇总表后,他开始帮同事校稿子,看到12点下班(其间回答了读者对一本书印制质量的意见,与出版部老师作了沟通;自己的一部稿子需要发样,联系了照排的老师)。吃完午饭,他可以在午睡和看书之间自由切换,直到下午2点30,开启下午的工作。

  “很慢、很传统、很稳定的行业,比较适合已婚妇女和对图书行业持理想主义态度的人。” 火丁丁的日常工作没有太大的跳跃性,打卡-开电脑-洗杯子-开始干活-处理昨天的杂事-处理临时的事-处理日常的事-加班1~2小时-打卡下班。

  李马多纳入职后的岗位是策划编辑。随着入职时间的增加,工作从每天单一看稿子、审读稿件,变得越来越“多样化”。查看前一天提交的版权合同补充申请有无通过、打印稿酬结算等零星杂事也陆续加入进来。有时,李马多纳会迅速查看当日的选题会文件——长达2个半小时的内部选题会就要召开。开会的同时,她一边处理作者的直播申请,联络平台并准备直播申请材料,一边联系作者,推进之前选题的进度。下午1:00,李马多纳开始查看昨天撰写的抖音文案,预约演播室,为新书拍摄短视频。接着,她开始撰写第二天的直播文案,熟悉直播流程。之后有大约2个小时,她要与营销同事沟通,梳理已出版图书的营销方案。尽管事情多头,但李马多纳觉得还可以接受,唯一的哭点是:“一天好快结束,只能晚上回家看稿子。”

  有意思的是,新传播媒介和平台频出,成为出版业急速变化的诱因。但在新人眼里,直播、短视频等新玩法几乎跟他们的成长轨迹重叠,接受这些工作任务,并无太多“违和感”。包括处理来自客户的客诉,都已是日常——他们天然有亲近终端的能力。

  作为营销编辑的冰怡工作很多元,几乎不会“重复自己”。早间以联系各个平台的媒体做新书外推为主,有时候配合渠道活动联系相应媒体。在短暂的午休后,她可能会开始填快递单,有时候需要自己包书,寄给平台中奖的“粉丝”。下午的重要工作是与设计一起准备宣传物料,比如九宫格、主图视频、实拍图等,然后跟编辑开会,讨论文案和营销方案。

  97年生人、入职刚1年的蒲蒲兰绘本馆的MOE向记者提及一个细微的工作细节——绘本延伸手工的制作和拍摄。在确定与主题关联的绘本后,MOE会和书店小伙伴一起讨论用哪种方式呈现手工会更有趣,易实现。试做完成,“找一个光线好且干净的背景,把手工步骤一一拍摄下来,将图片上传电脑,并配以制作过程的文字说明,为后续制作推送做好准备”。这些细碎的工作显得微不足道,却是整个系统运转不可或缺的一环。此外,MOE每天还要应对来店客人提出的各种问题:“请问有适合4岁孩子的书吗?”“嗯!有的,是男孩女孩?平时对什么比较感兴趣呢?好的,您跟我来这边看一下”。工作性质有点像淘宝小二,但又有很大不同。为顾客找到适合的书籍,需要对店内的绘本主题、风格、内容迅速积累认知,同时还要对绘本传达出来的理念、绘本与绘本之间的关联性有自己的理解——这对新人来说是不小的考验。

  挑战性项目

  相对稳定的工作流程并不妨碍火丁丁“能力的爆发”。前不久,火丁丁一个人干了N场直播。由于所在出版机构参加了京东直播赛马活动(京东发起的出版社机构直播竞赛),她自己播了8场,线上统筹10+全国各地ope体育app下载推广人,从前期选人、写文案,跟京东申请,到找设计做图,京东直播后台申报直播,每一位老师的测试,确保网速正常,审核每一个直播稿……整体感受虽然有点“欲哭无泪”,但硬着头皮上的结果是“得了很好的比赛名次和京东价值几十万元的资源位”。

  网销部销售经理王麟是通过校招顺利进入机械工业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营销销售中心的。现在他的职场生活“每一天都由来自各处的流量穿插组成”。他理解中的出版更像是“每个大的流量节点都要抢时间的工种”,但这些并不是挑战性工作,而是出版业已经拉开序幕的全新的推广节奏。两年前,王麟在1024程序员节期间第一次参与大规模联合推广,短时间内制作了过百的专题以供推广使用。那次项目已经成为此后每次大流量时间节点的缩影。

  当然,王麟的日常工作也不轻松。把前一天所有出版的新书进行整理报订,上传网站。在前一日销售数据刷新后,整理前一天销售数据,进行数据分析,对于销售环比增幅较大的品种进行单独补货,保证周转。此外,检查物流到货情况,处理物流问题,与编辑们以及网站共同交流制定新品以及重点品的推广方案,针对新品、重点品以及热点事件选品制作专题,都是必备任务。

  对于新手营销编辑来说,写营销方案是最容易“崩溃的时刻”。重点新书往往需要提前列出营销方案,优秀的营销方案发挥的作用极大,同时也非常考验营销编辑的信息搜集能力、创意能力和沟通能力。“每本书的情况都不一样,万能模板是行不通的,总之非常令人头秃。”但目前工作的事务性和创意性配比,让冰怡觉得“还蛮平衡”,需要努力的地方是“克服惰性”。

  作为一名职场新人,每一项工作的完成对李马多纳来说,都挑战重重。李马多纳负责的第一本书《拥抱可能》是外版引进书,预付金高达1万美元。引进它的同事离职2年有余,这本书从选题立项至今已经过了三载寒暑。李马多纳接到这本书的出版任务时,对出版流程还一知半解,所有的认知都来源于培训和碎片化的跑腿打杂。虽然这本书鲜有结合时下流行的热点词汇,也缺少国内大咖的背书推荐,但李马多纳通过直播荐书、在营销同事的帮助下为心理学类公众号撰写文章投稿等方式,不断提高书籍的曝光度,赢得当当电子书APP的开屏广告位等优质营销资源。“将一个产品搞活,需要多方资源整合,共同发力。这是我在做《拥抱可能》过程中学到的最宝贵的经验。”李马多纳说。

  跟李马多纳接手第一本新书时的忐忑类似,入职两年、身为社科图书(助理)编辑的“心在君山”2019年做了一本日本学者研究《老子》的书,涉及日文翻译、繁体字、《老子》的各种版本等方方面面,这对初出茅庐的他来说,并非易事。“所幸得到了身边不少同事的帮助,作者、译者也都很配合,自己也买了一堆书,开始各种补(如繁体字,《老子》的研究、文献学等)。”好在这本书做出来后,市场反响不错,“心在君山”对此很满足。

  让MOE印象最深刻的工作是入职不久,负责组织蒲蒲兰绘本馆的店庆日活动:需要把万圣节和生日的主题做结合,装饰店面,策划相应的3个手工方案,并准备好手工半成品。“手工半成品是最难的,要用面纸、乳胶和气球自制很多的球型模具,还要准备生日贺卡的材料包等。”后来,全书店的小伙伴都帮忙一起准备,终于完成了店庆活动。 虽然结果圆满 ,但MOE还是为当时只预留了1周时间准备而“捏了把汗”。“大型重要活动至少提前1个月策划,合理分配工作,团队的力量会让活动准备更具效率,更丰富多彩。”MOE事后认真做了复盘。

 

 

 

版权所有:河北ope体育app下载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冀公网安备 13010502001554号   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冀)B2-20090010 冀ICP备11018237号-5

×
// initFloatTips();